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基层社改革发展
湖南省安化县供销社创新发展纪实
时间:2010-07-06 字号:[ ]

湖南省安化县供销社创新发展纪实

  阳光下,安化县城城东一幢临街六层大楼的外墙立面上,“安化县生资公司”几个醒目的铜字熠熠生辉。一层是近400平方米的农机具营业大厅,负责人谌利告诉记者,有了这块金字招牌,店里生意一直红红火火。

  在安化县供销社,像生资公司这样的二级机构个个生机焕发。“供销社”这个一度淡出人们视野的机构,在这里不但“牌子未倒,网点未丢,队伍未散,宗旨未变”,相反正呈现悄然崛起之势。

  从最初的风光无限,到一度跌入谷底,而后又在改革中迎来柳暗花明,再次蓬勃发展,是什么引领这个下辖20个独立核算单位,拥有在编干部职工3784人的县级供销系统走出了一条“浴火重生”的奋进之路?近日,记者进行了探访。

  危机

  在计划经济年代,供销社曾经拥有“在城镇三分天下有其一,在农村一统天下”的辉煌,农产品统购进城、工业品分销下乡、大小店铺门庭若市,那时,对一个普通的营业员,群众都喜欢称其为“干部”,供销社是名副其实的“宠儿”。但随着我国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红火的日子不再。

  已经退休的老夏在安化供销系统工作了30多年,亲历了单位的兴衰变化。“仿佛就在一夜之间,我们的资产大幅度缩水、业务大幅度萎缩、人才大量流失、基层社债务重重、职工全员下岗。”他说。

  最刻骨铭心的还是“股金挤兑风波”。那是1997年。“当时全社4000多干职工,人平负债本就超过了5万元,一下还要兑付4000多万元的股金难度可想而知。”现理事会副主任陈群中回首往事,依然表情凝重。“老百姓不是不知道供销社的困难,但股金是他们的血汗钱啊。”

  这场风波引发的牢骚怨艾,此起彼伏。连续三年,机关不能正常办公,营业点不能正常营业。甚至还发生过机关工作人员下乡调处纠纷,被老百姓作为人质扣押,一天一夜不准吃喝的严重事件。一早到晚都是络绎不绝的上访人员,办公室的开水瓶被砸光了,玻璃没一块是好的。陈群中回忆。

  站在何去何从的十字路口,安化供销人没有自怨自艾,徘徊等待。“两眼向上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我们只能倡议全社干部职工高唱‘国际歌’。”原县社主任刘石英说道。“国际歌”如何唱?全体上班人员停发工资,暂停发放全体离退休人员生活费,同时处置部分陈旧资产,千方百计兑付股金。

  但供销社职工本就工资不高,工资停了,意味着生活来源也断了。县社原办公室主任罗益军妻子同样工作在本社的一家二级企业,为了一家生计,夫妻俩添置了一台“慢慢游”,白天妻子跑,下班后罗益军顶替。一台“慢慢游”成了一家三口两年多唯一的生活来源。

  现财务科长陈郁安家庭情况与罗益军相似。她在一家生意较好的舞厅外做起了公用电话和槟榔、香烟生意。

  冷市镇供销社原支书黄建国的妻子是乡村教师,有次黄建国下乡,问妻子要车费,妻子给是给了,但一句“天天上班车费还问我要”,却把黄建国彻底激怒,夫妻俩为此没少争吵。

  “鞋儿破,帽儿破,哪破哪是供销社。”这是群众对当时供销社的形象比喻。忆起不堪回首的往事,今天的安化供销人个个语中带咽。

  破茧

  职工频繁上访、基本生活无着落的现象,在折射一个企业生存无以维系的同时,传递的是生产关系与生产力的不相适应,是经济体制与经济发展现状之间的失衡。

  凡事顺应潮流,与时俱进,就兴旺发达。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此,一个企业亦莫不如此。从本世纪初开始,安化供销人在几近山穷水尽之时,开始了改制发展的破冰之旅。 “改革不是甩包袱、卖资产,将几千号职工往社会一推了之。”刘石英说。“我们的思路一开始就十分明确,就是要通过改革重振辉煌,避免重复其他地方‘改制完成了,资产卖光了,企业没有了’的不可取做法。”

  摸着石头过河,改革过程中学习和汲取他人的经验教训尤为重要,毕竟改革只是手段,发展才是目的。“改掉一个旧企业、诞生一个新企业”的改制原则,正是安化县供销社对发展逻辑做出的个性化探索。

  ——破产消债。从2003年开始,按照“四不变”原则,对所属15家企业进行破产重组,卸掉债务1.8亿元。通过破产、重组、盘活资产等方式,使企业摆脱困境,轻装上阵。

  ——盘活资产。历史上,供销社拥有很多黄金码头,但大都房屋破旧,资产效益低下。他们采取多种方式来盘活这些资产。一是招商开发。梅城供销社引资4500余万元,开发原供销大院,修建两栋17层小高楼,营业面积在原来1000平方米的基础上增加到10000平方米,年收入由14万元增至181.6万元。二是联合开发。烟溪供销社通过职工集资,联合开发60年代修建的一旧饭店,企业年增收入10多万元。三是自主开发。县食杂果品公司投入290万元,从外单位购买一栋旧仓库,新增门面收入11万元,实现了供销社从原来的卖资产向现在买资产的质的突破。近年来,全系统资产经营面积净增2.5万平方米,增值达1.6亿元,年收入增加500万元。

  ——拓展网络。网络是供销社的传统优势和宝贵资源。县社以县新合作农资服务中心为依托,发展新型农资农家店64家。以龙头企业为依托,利用原有网点设施,发展日用消费品超市27家,发展加盟店97家,年销售额1.5亿元。以参与农业产业化为切入点,建设农副产品流通服务网络,拥有食用菌、茶叶等种植业基地和牛、羊养殖业基地30多处。以县广利再生资源回收中心为依托,在全县设立了151家回收站(店),同时组建报废汽车回收公司,开拓了新的服务领域。以连接城乡为依托,拓展运输服务网络。县社运输服务公司是全省供销合作社系统唯一的一家从事运输服务的企业,目前公司拥有客运车辆168台、危险化学品车辆25台、零担车5台,营业收入2200万元。

  利用良好的品牌效应, 用现代经营方式改造传统网络,安化供销社没有让历史形成的“泥潭”陷住脚步,而是在增量部分进行大胆创新开拓,赢得了发展的主动权。

  化蝶

  与城市相比,农村市场消费潜力巨大。经历了生死存亡考验的安化供销社励精图治,重拾信心,响亮提出了新的发展目标:“找准位置,挖掘潜能,服务‘三农’”。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供销社的出路到底在哪里?只有牢牢扎根于‘三农’才是唯一出路。”县社主任廖建和一语中的。供销社不能再停留在过去‘三尺柜台’的单纯业务上了,而应该积极创新体制,开拓新的经营领域。

  这无异于一场二次创业。

  而这些年机制创新、平台建设、龙头企业打造,又为服务“三农”提供了基础和条件。去年,冷市镇水龙村村民张胜五承包了村上200多亩茶园,按合同必须在15天内平整完毕。当时正好劳动力紧张,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到县生资公司谌利的农机门市部,询问是否有适合的农业机械。谌利听后连夜赶到长沙为他专门调进了两台旋耕机,张胜五仅花8天就平整完了茶园。

  只需一个电话,农机、化肥就送到了田间地头,谌利平均每年上门服务120余次,行程超过1万公里。供销社的服务职能没有在改革中被削弱,相反得到了强化。

  县社发展以种、养、加工为重点的专业合作经济组织,引导农民把专业合作社建在优势产业上。目前全县共有30多个从事种植、养殖业的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加入农户达到4400多户,社员21000多人。阿香柑桔专业合作社成立8年来,共组织外销柑桔8.1万吨,为桔农增收近亿元。

  周铁刚是安化县江南双新供销社主任,但自2009年开始,他又多了一个职务——江南社区主任。这一切源于江南供销社创办的社区综合服务社。所谓综合服务社就是供销部门针对所在区域社会化服务的薄弱环节,开展社会化服务,在服务中获得收益,并促进自身发展,树立自身良好形象。江南社区综合服务社的服务项目包括日用品消费、农业生产资料供应、文化娱乐建设、计划生育服务、红白喜事操办等方面。去年完成生产、生活资料销售额3200余万元,经营收入434万元,红白喜事上门服务50场次,农家书屋接待3000多人次,文艺宣传服务165场次。目前全县类似综合服务社已有11家。

  从“山重水复疑无路”的窘境迈向“柳暗花明又一村”, 安化供销系统像化蛹为蝶般获得了新生,迎接他们的,将是更加璀璨的明天。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